危機地區

平息暴力與衝突

全球的軍方對《快樂之道》以及其中如常識一般的道德原則表示歡迎。
在混亂與戰爭的年代,日常生活的步調被打斷了,對與錯的界線模糊了。在這樣的時代,全球有很多人使用《快樂之道》,在動亂地區為和平、寬容與尊重,點燃一盞明燈。

伊拉克:

自從美國攻擊伊拉克以來,已有9萬5千多個平民死亡,多數死於自殺式攻擊,土製炸彈(IED),迫擊砲或飛彈攻擊。這些死亡都是因為目前伊拉克境內的宗教衝突,每天造成約7個平民死亡。這些持續的衝突,打亂了這個國家許多「日常」方面的生活。例如,伊拉克境內350萬名學生中,只有30%仍在上學。

但是自2006年,有兩個人在伊拉克境內推展《快樂之道》。他們是卡拉 米勒以及布萊恩 坪可威。卡拉與布萊恩提供了數十場快樂之道研習班,有2千5百多人參加,並發放將近3萬本《快樂之道》小手冊。

卡拉與布萊恩舉辦了數十場快樂之道研習班,有2千5百多人參加,並發放將近3萬本《快樂之道》小手冊。
他們的訓練課程吸引各行各業的人─包括領導階級婦女、公務員、大學生與當地非政府組織(NGO)的職員。

除此之外,他們的團隊還在當地報紙刊登書中的守則,提供人們工具,處理社區中的問題。

以下是《快樂之道》對參與者的生活帶來的一些影響:

「我們不應該把生命建立在他人的死亡上;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悲劇上,實在是太自私了。真正的幸福,源自於與他人的良好關係。幸福與否的評判標準,在於我們與他人的關係是否良好。」

「這個訓練課程教會了我,如何跳脫自己的窠臼,思考外面的世界。現在的我不只想到自己的問題,也會考慮到別人的問題,並為問題找出解答。我學會如何管理我的時間。在過去兩天內,我已經改變了我的日常作息,現在我正試著改變我的行為舉止。這是我邁向快樂之道的第一步。」

有位非政府組織領袖在研習班結束後表示:

「透過這本書,我學會了使用有效的說服方式,遠離禍端、詐騙者與邪惡的小人,藉此為自己帶來幸福。我可以為我所愛的人提供協助與關愛,為他們帶來幸福。」

在今天,《快樂之道》持續在伊拉克社會中散佈,為當地帶來祥和與繁榮。

哥倫比亞:

數十年來,哥倫比亞都是西半球最動盪不安的國家之一,該國飽受社會暴力與衝突之苦。在1940與1950年代,哥倫比亞鄉村地區遭到大規模暴力事件的蹂躪,一般稱為「暴力時期」。1960年代,左翼游擊隊,哥倫比亞人民革命軍(FARC)崛起,並與右翼的準軍事部隊對抗。哥國在1970與1980年代又慘遭大毒梟的蹂躪。在這些販毒組織崩解之後,FARC與準軍事部隊開始爭奪哥倫比亞古柯鹼的生產與運輸大權,這場衝突在社會各角落造成了數百起綁架案、謀殺與暴力事件。同時,哥倫比亞的軍隊長期以來都有違反人權的紀錄。2004年,聯合國稱哥倫比亞的社會動亂是:「西半球最嚴重的人道危機。」

《快樂之道》在這個時候進駐哥倫比亞,因為哥國演員與喜劇表演者安卓烈 羅培茲決定要解決問題。他設計了獨特表演,完整呈現出《快樂之道》中的21條守則。透過這些表演與活動,他不只影響了數以萬計的人民,還打動了哥國高層的官員與將領。

到了今天,安卓烈已將《快樂之道》的活動與研習班帶給1萬4千多位軍方人員。因此,國防部長在2008年頒獎給羅培茲先生,表揚他是「快樂軍人」。

儘管安卓烈多次在軍中表演,但他主要的著眼點是要把《快樂之道》帶給哥國的所有人民。自2005年起,觀賞他表演的觀眾超過5萬人,他更提供每個人一本《快樂之道》小手冊。

例如,安卓烈在2008年5月與《快樂之道》代言人,也就是委內瑞拉的女演員盧蒂 羅德里格斯,共同籌劃6小時的節目,來賓包括拉丁美洲名星尼古拉 托瓦爾 與阿爾貝托 普扎。現場群眾超過1萬1千人,而壓軸好戲就是安卓烈的《快樂之道》表演。

透過安卓烈與安娜 莫賽蒂絲的活動,總計有超過3百萬本《快樂之道》小手冊發送到哥國各角落。安娜是該國快樂之道活動的負責人。

以色列:

丹尼 瓦地斯拉夫斯基見識到《快樂之道》的力量,同時也感於當地基層狀況亟需改變,於是在2000年,時值第二次巴勒斯坦暴動(起義),他決定做出回應。這次的危機重新挑起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主權的爭議。

借重職員與志工的幫助,丹尼開始在該區各處發送阿拉伯語與希伯來語兩種版本的《快樂之道》。從那時起,他的團隊已經發放了4百萬本以上的小手冊給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。同時,他們舉辦了8千多場演講與工作坊,參與人數超過了30萬人。這個團隊特別針對年輕人,設計了一系列的短劇。這些短劇在人潮聚集的戶外場合表演,也搬上了舞台與教室。

在參加丹尼與他的夥伴所舉辦的活動後,以下是眾多回應之一:「感謝你們舉辦的工作坊。我們從中學到很多東西。我們學到了如何保有耐心與寬容。我希望世界能夠和平,我們全都能享受生活與快樂。」